罗马帝国取代罗马共和国的原因

纵横百科 129 0

  引言

  一个帝国灭亡了,另外一个帝国又崛起了。公元1世纪至2世纪是罗马帝国的强盛时期,它雄踞于地中海一带,俨然一个不可一世的大帝国,我们从地图上可以看到,罗马帝国将地中海真正变成了一个内湖,它的领土围绕着地中海形成了一个椭圆圈。

  罗马帝国对欧洲的古代历史影响深远,以至于欧洲的历史与罗马历史息息相关。那么,罗马帝国的崛起是怎样的呢?它的衰落是否有其边疆原因呢?罗马开始只是今日意大利第伯河畔的一个小邦。

  但崛起的英雄是不问出身的,历史上的俄罗斯公国也是从狭小的土地上扩大了十几倍。相当于北京市规模的罗马小邦国先是通过和萨莫人的三次战争抢占了它南部邻居的地盘,随后在公元前3世纪征服了希腊人在意大利建立的移民地区。

  罗马人现在拥有了今日意大利共和国的大部分土地,俨然已经是欧洲的一个中等国家了。罗马占领意大利地区后,并没有立即组成统一的国家,而是把各个被征服地区变成它的“同盟者”和“臣属”,实行“分而治之”的策略维持其统治。分而治之政策有个极好的结果,那就是可以避免矛盾迅速激化,罗马人缓慢地吞没了周边的地区。

  罗马成了意大利地区的老大以后,初步尝到了扩张的乐趣,尤其是获得了资源、奴隶和女人。罗马人朝周边一看,控制地中海好处更多,为了争夺地中海的霸权,罗马人马不停蹄,向西部的地中海地区进发。当时垄断西部地中海地区商业霸权的是历史上著名的迦太基。

  罗马人要挑战霸主,就需要做持久战的准备,对于迦太基而言,拼命要保持自己的老大地位。于是,猴群里的青年才俊开始撕咬有点老的猴王,双方展开了盛况空前的生死决战,从公元前264年至公元前146年,这两个国家展开了一百年的战争,这场战争在历史上被称为“布匿战争”。

  这一百年的战争是断断续续的,其中前两次战争后,迦太基如同拳击比赛后的中场休息,体力大有恢复。罗马人很聪明,马上发动了第三次战争,这次战争直接把迦太基打趴下了,迦太基拼命坚守了三年,演出了罗马版的“张巡守城”,但“迦太基”人运气没有那么好,三年后国土沦丧,人民嗟叹,被罗马划为“阿非利加”省。

  迦太基人从罗马人的强大中得到了几乎灭绝的结局。和迦太基的战争还在持续,罗马人又开辟了东部战场,这一点和我们的“集中优势兵力消灭敌人”的用兵习惯大相径庭。

  罗马人之所以敢这么做,就是因为把迦太基人拖在了战场上,而放眼望去,地中海东部的国家似乎都很弱小。但问题是,马其顿王国并不弱小。但罗马人死磕着不放,终于三战定乾坤,吞并了曾经风云一时的希腊马其顿王国。这些战争风云都发生在公元前215到前168年,期间罗马还对埃及、叙利亚发动战争,罗马人的脚步踩到了亚洲西部的地毯上。

  早期的罗马社会,大家都很平等,无论贵族和平民其实都差不多贫穷,都保持同样的质朴,据说建城之初四方的逃犯、奴隶、亡命之途涌进罗马。只要能说出自己父亲姓名的就能成为贵族,这真是世界上最容易取得的贵族身份了。士兵都是平民出身,当士兵们抱怨起来的时候,于是就发动战争掠夺新的一批,可谓“通过发展解决矛盾”的典范了。于是矛盾发生了,在新的掠夺中又缓和了。

  可能罗马人自己都不知道“经济决定政治”,于是扩张边疆获得了阶级的动力,而通过拓展边疆来转移矛盾也成为潜规则。通过扩张土地,罗马人如同对周边发动一场抢劫,大量金钱和财物都聚集到罗马。

  一时间,罗马就剩下两种人,一是奴隶主,另一是奴隶。而在罗马人的征服下,被征服者都成了奴隶。国库有钱了,军政官员们也捞了不少好处,那些总督、高利贷者和商人想着法子从被征服地区榨点油水。

  侵略形成了新的阶层骑士阶层。财富的多少必然发生两极分化,罗马的自由民破产就成了无产者。罗马贵族的生活异常奢华,光罗马皇帝的美容师就有好几百人。公元106年,图拉莫皇帝为纪念他在达西亚的胜利,连续举行了123天的节日娱乐,堪称史上最强娱乐。

  公元4世纪,一个贵族为儿子举行游艺庆典,7天就花了2000磅金子。同时,宫廷里的皇位也被娱乐化了,如同演戏一样。公元235年以后的50年中,竟换了10个皇帝。罗马帝国通过不断的战争和领土扩展,寄生在其他民族的创造和财富上,成为最高掠夺者。而这样的崛起模式虽然一时间能够胜利,但最终只能意味着灭亡。

  拓展边疆的动力失去了中下层的支持是可怕的,这意味着士兵没有了奋斗的方向。拓展边疆带来的财富收益使罗马的士兵保持了对征服收益的幻想。而失去目标的士兵客观上将矛盾反馈回国内,踢出去的皮球碰到了墙壁又回到脚下了。罗马的扩张使得战线越来越长,时间越来越久。

  长期在外打仗的士兵带着回家的迫切心情返回家乡后,却发现“变了天”,自己的土地已经写上别人的名字了,最可怕的是,家人还欠了贵族的一屁股债,沦落为别人的奴隶,于是出于愤怒大打出手。政府感到事态严重,于是废除债务奴隶,禁止贵族的土地太多,但国家已经管不了疯狂的经济冲动了。

  到了马略的改革,干脆放弃了调和的“第三条道路”,通过创新士兵模式来处理问题,公民、土地、兵源之间的关联割断了,贵族可以任意地占有财富,国家供养职业军人以取代以前的义务公民兵制,罗马的动力机制丧失了,已经开始蜕变成一个“公民不爱国”的国家了。

  很多地主将土地赠送给了教会,教会的力量强大起来了,于是,罗马皇帝为了维持专职军队不得不求助教会。但是,教会不会白给钱,条件上要求更多的土地,于是,皇帝连内裤都几乎要当出去了才勉强维持了军队,但很显然已经不能“按需分配”了,庞大的军队越来越难以维持了。罗马征服了西亚以后,罗马人发现世界上已经没有丰腴的好地了,于是,罗马帝国觉得该享受胜利果实了。

  这时候,少数人占有了土地和财富,农村衰落了,家庭农庄消失了,底层罗马人成了街头的乞丐,依靠国家的施舍和救济为生,还用角斗表演哄他们开心,让他们也享受着罗马的辉煌。由于罗马还存在奴隶制民主,这些乞丐还是选举的“票仓”。正如剽悍的八旗兵变成了废物,罗马人堕落成了行尸走肉,连罗马人未来翻盘的资本都丧失了。

  罗马皇帝发现,富人们忙着发财享乐,穷人们不思进取,罗马公民已经成了不能用的废物,只好让蛮族人来当兵,让其他人来保护自己的财产和国家,实在是罗马得了不治之症的不得已办法,但正是这个办法却最终葬送了罗马帝国。

  到公元前2世纪中期,罗马帝国国内的各种矛盾越来越不“和谐”,起义、暴乱成了罗马的家常便饭,上层之间的“小气候”也很紧张。矛盾激化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扩张动力消失,转移出去的矛盾返回国内,从而加剧对有限财富分配、争夺的剧烈程度。

  罗马帝国的基础是奴隶,战争停止了,奴隶越来越少了,庄园和作坊越来越冷清。但是,罗马帝国的皇帝和贵族想的不是国家的长治久安,而是享乐。罗马帝国各地的经济和行政越来越独立,分崩瓦解就差那第一枪了。罗马共和之前,罗马人勤勉爱国,为家乡无畏地奔驰在疆场上,甚至远离家乡数年也无怨无悔。

  而罗马人的对手迦太基人,虽然有钱但是都是懦夫,自己不敢打仗,雇用其他民族的人当兵。最终罗马人也进入了迦太基的这个怪圈,这不能不说金钱和享乐对人类的腐蚀是最值得一个民族警惕的现象。

  正是边疆的拓展赐予了民族进取的性格。罗马进入帝国以后,罗马人丧失了理想,不为国家而是为掠夺和享受,“认识世界是为了改造世界,而改造世界的目的是享受世界”,随着掠夺物品的增多,罗马人不亲自劳动了,整个民族都成了“中产阶级”,最后从不亲自劳动变成不亲自打仗保卫自己了,整个民族的精神都被腐蚀了。

  边疆拓展的收益使罗马人变的富有,但却消融了它的优良性格,最终导致国家的解体。罗马停止了打仗,于是周边的民族开始自由呼吸了。在罗马人还在角斗场上纵情娱乐的时候,那些被罗马帝国称为“野蛮人”的民族从四周迅速崛起,在罗马的奢靡安逸中得到发展,不断入侵,最终成为帝国灭亡的掘墓人。

  公元395年1月17日,罗马皇帝狄奥多西逝世。他在临终前将帝国分给两个儿子继承。罗马帝国分裂为东、西罗马帝国。这时候,“蛮族”入侵越来越严重,东西帝国无法共同作战,造成战争的失败。到了公元476年,雇佣兵领袖、日耳曼人奥多亚克废黜西罗马最后一个皇帝罗慕路斯,西罗马帝国遂告灭亡。

  罗马通过掠夺和边疆无限扩展建立了一个罗马人独自享受民主的时代,同时罗马人的平民也在享受着奴隶主嘴边剩出来的饭菜,享受了精神上的快乐。我们所处的是一个新的“罗马帝国”时代,另一个国家依靠军事、政治暴力机器,和另外一些国家的上层精英结合起来,将这些国家的中下层民众变成奴隶,而这个新的帝国的一般民众都享受着自由、民主和国家的救助。

  罗马帝国依靠殖民地建立了一种供养式的奴隶主生活,这种被国际奴役供养起来的贵族式帝国主义,将世界范围内的剩余价值流向罗马,依靠掠夺其他国家经济建立起来的劳工和谐关系只是暂时的表象,矛盾终将返回国内。

  结语

  对物质享受的欲望是人类的天性,在这种天性下必然会导致对财富的争夺,而这种争夺改造了罗马人淳朴的原有精神,在经济上的贫富分化,有的会推倒重来,有的会寄食于其他被征服民族之上,最终消亡的下场则是必然的。


标签: 罗马 帝国 共和国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